您的当前位置: 蓝仙子一句定三码 > 蓝仙子一句定三码 > 正文

张永伟:汽车未来形态更加不确定 将按照出行来

发布日期:2017-09-09 点击:

9月9日-10日,2017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泰达)国际论坛在天津举行。活动现场,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秘书长张永伟发表了主题演讲。

在演讲中他表示,驱动变革的力量,很多国家2030禁止燃油车销售,2040更多汽车实现无人驾驶。技术进步,尤其是智能技术,让电动车出现天然连接,转变了汽车生产方式。

很多汽车公司已经按照自己的时间表进行变革,出行和汽车的关系将会发生变化。他认为在汽车产业的竞争格局中,关键技术、部件、系统性企业,将一直占据价值链的高端、很可能成为产业链的主要组织者。尤其是电动化、智能化的关键性技术与解决方案。

汽车产业竞争格局中有庞大燃油和非智能资产的OEM厂商,面临极为巨大的转型挑战,尤其是受到新模式冲击较大。但是在新兴的新能源汽车厂商中,规模驱动、单一功能、研发与生产柔性不足的企业命运也将受到挑战。

张永伟认为,当下必须要主动迎接变革,首先要重新定义汽车,要从技术、消费者、出行方式多个融合性角度,从新材料、智能生产、人工智能等多个技术,来思考下一代汽车与下一代出行。谁能把汽车、企业带入未来?张永伟指出需要重新确定可依赖的力量,企业和产业都需要为未来可依靠的力量做出准备。其次,要把企业打开,要从研发、产品、生产、供应链、服务、金融等方面重新定义汽车公司。

谁能把汽车、企业带入未来?张永伟指出需要重新确定可依赖的力量,企业和产业都需要为未来可依靠的力量做出准备。

以下是发言实录:

主持人: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媒体朋友们:大家下午好,会议现在开始。

今天我们已经进行到第四个环节,前三个环节我们政府、企业相关行业就产业管理、产业趋势、技术升级进行了激烈讨论,发言非常好。

产业发展再好,如果没有良好的市场环境,就不能实现一个产业健康发展。所以说我们第四个环节更重要,往往一般领导发言都在最后,所以说也再次感谢大家莅临这次会议。

大家都知道2016中国汽车产销规模双双突破2800万辆,2017年将冲击3000万辆的台阶,中国汽车市场形态将发生一系列变化,二手车限迁政策的取消将有利于跨区域流通,势必对市场带来一定冲击。连锁经营等商业形态有望成为主流模式。借助大数据云计算的应用,跨界步伐在加快,以消费者需求为导向的产品将在市场竞争中取得领先优势。

本次会议将重点研讨汽车市场新业态下市场结构营销体系和服务等方面的重构与升级,汽车和出行智能化将对社会发展产生深远影响,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产生新的重点,电动平台如何促进信息化和智能化,推进绿色出行是摆在每个企业面前不容绕过去的重点,也是未来变革的方向。

下面有请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秘书长张永伟秘书长演讲,题目是未来出行与汽车变革。

张永伟:大家下午好,非常感谢我们主办方能够提供这样一个机会来谈一下未来的设想,我们是做汽车的,最怕一个词是颠覆,刚才辛总提到重构和颠覆也差不多,今天我们想既然是一个论坛研讨,我想我们就敞开了谈一谈未来到底是什么,电动汽车的未来市场形态应该是什么,谁会是未来的主导者,谁是在这个领域当中可依靠的力量或者主体,用十几分钟的时间讨论三个问题。

谈到未来比较容易,什么是驱动未来的变革,可能有三个力量是我们汽车界必须要高度关注的,一个就是大家看看未来可以远可以近,最近业内大家讨论两个最重要的年份,是2030年、2040年,2030年禁止燃油车销售,2040有的学界专家提出来,可能在那个时候,我们汽车更多是无人驾驶的,也就是说路上行驶的可能是更加智能的,甚至是无人驾驶的汽车,所以这两个年份节点,可能就是我们讨论未来可能会出现的一些变化场景,这个时间眼看就在眼前,我们搞汽车得看远一点,但是实际上我们又必须瞄准当前,这个当前就是2030年、2040年会不会发生燃油车不能上路,上路的不仅仅是电动,而且是智能的这样一种场景。这种事情会不会发生呢,我们需要考虑三个,第一技术的进步和融合,我们成立百人会的时候总是讨论,总有一天汽车的动力将会由燃油转向电动,那个时候谈这个问题,用比亚迪的老总跟我们讲,跟谁谈摇头的多点头的少,为什么呢?确实是当时技术还没有充分的满足,现在谈论未来的变革,技术就出现了一种车之外的技术,那就是智能的技术,用智能的技术在我们电动的平台上实现了天然衔接这很可能就会彻底的来改变我们对于汽车定义,对于汽车研发的组织和汽车的生产方式。我们早期时候用汽车是吸取智能的因素,当我们发现智能的成份越来越多的时候,这种智能又会推动着汽车动力和一系列汽车本身技术的变革,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来讲,他们是相互融合,甚至是相互促进,是互影响的关系。这样的一套技术出现,让我们对于汽车的判断,到底未来的形态是什么,确实是产生了更大的不确定性。我们不能再用过去我们所设定的技术路线和时间表来研究汽车产业的发展。

第二个就是外部性的力量,新的东西需要支持,特别是政策。当你发现很多地方为了推动汽车的变革,为了推动环境的改善,会出台一系列的过去难以想象的颠覆性的政策,大家一想,当一个国家提出来,禁止燃油车销售,进而提出来禁止燃油车上路,甚至为这样的一种设想制订了所谓的时间表,意味着什么?给我们汽车界意味着什么,所以我想这种力量的影响绝对不可低估,所以大家也看到了一系列的大的汽车公司,主动也好,被动也好,大家都在按照自己所判断的时间表在进行业务和技术方向的重构。

第三就是出行,就是过去我们对于汽车的定义是从产业出发来定义的,我先把车造出来,然后投放到市场,这就会形成庞大的生产和出行的载体,当出现互联网和智能时代,我们发现出行的设计者,出行的运营者包括对于产业的影响和我们过去是供给侧所主导的设计思路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未来按照出行来定义汽车,按照出行的需要来定义我们的汽车业,包括创新链、产业链和我们的需求链,这个可能和现在对于汽车产业发展总体设计都会产生颠覆的影响。出行和汽车关系将会发生大的变化,有可能重构,有可能逆转,这三个力量过去技术没到这一步,所以很多事情不一定能发生,过去外部的力量还没有这么明确,还没有这么强大,所以生态形态改变的要慢一点,过去出行对于交通的影响可能不一定是最主导的,未来可能都会变化了。所以这三者我想这是我们驱动变革的关键性的力量。这个一旦发生了,汽车界的格局会是什么,未来的竞争形态会是什么,我们可以畅想一下,最关键就是占据价值链高端的,能够把这个产业组织起来的力量,不一定是现在产业主导者,占据高端能够主导这个产业的主体,很可能就是具备杀手锏级的关键企业和关键公司,甚至是一种系统型的企业,这些个主体很可能会替代现在的主导者,尤其是能够在电动化、智能化上提供比较成熟解决方案的主体,很肯定会成为未来汽车产业新的组织者,这对我们汽车产业格局定义是不一样的。

现在各级就是庞大的燃油资产,庞大的非智能资产OEM厂商,我们企业的拥护者有庞大的燃油汽车资产,有庞大的非智能技术资产的汽车厂商,可能在两个时间点将面临着极为巨大的转型挑战,特别是面临着那些新模式的冲击,因为转型我们OEM厂也在转型,但是这十几年大家像电动转型的时候是渐进式的,就是拿研发5%或者10%投入到新能源汽车,新模式是什么?带有这种野蛮的成长方式,快速的集聚大量资本,围绕关键的技术关键业态,不计成本,不计投资回报来进行投入,这样一种成长方式和过去传统厂商自我积累滚动式的发展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

所以当你面临这样一些企业竞争的时候压力巨大,就是大家都看到了这个方向,传统走向方向的路径和新模式也不一样,不仅仅是方向的挑战,更重要就是看到了方向,你可能也做不过别人,面临着新模式的冲击。

另外我想对我们新能源汽车来讲,我们最担心的是什么呢,就是完全靠规模驱动成长起来的企业,庞大的生产能力,缺乏关键性的可持续研发能力支撑,这样的企业很肯定只能红及一时,甚至有的企业只有单一的功能,无限(参配、图片、询价) 的放大自己的功能,我是作为一个关键的小技术,最后以我的技术,我去无边界的延伸自己的能力链条,进入了太多的领域,本来可以作为一个单一的隐型冠军,但是乃不住寂寞,过长、过早、拉长自己的战线,这也是一个企业。

再一个企业就是太固化的企业,用过去的研发方式做汽车研发,过去的生产方式来做汽车生产,缺乏柔性和研发创新性,所以在新能源汽车来讲,如果是这三类企业,在这种变革当中想走到未来都很困难,主导未来可能更加的遥远,所以未来的汽车格局我想确实是需要重构,中山新闻热线,我们要想一想到底谁是这个产业组织者,我们现在的企业将面临哪些挑战,现在的做法能不能支撑我们走向未来,所以提一些建议,还是对我们汽车企业来讲,我们大家不能坐等变化与我们失之交臂。

第一可能需要考虑的问题就是重新定义汽车,汽车到底是什么,可能和现在的定义完全不一样,所以要从技术创新、消费者定义、出行变革等多个融合性角度来看,将来我们需要造一个什么样的汽车,另外我们还要从材料和汽车关系,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包括人工智能多个融合性的技术来共同催化这样思维角度定义汽车,来回答下一代的汽车会是什么,下一代的出行会是什么,为了迎接变革要重新定义汽车。

第二汽车公司是什么样的,我们也需要重新定义,现在的汽车公司我们看到大生产线、涂装、焊装、总装造成重资产的体系,为来汽车公司会不会这样,把现在的企业需要打开,接入很多新的功能和要素,要把现在的功能进行再组织,就是未来的汽车是不是现在的生产方式生产出来的呢,为来汽车和供应链的关系,可能更加是基于平台的,也许一个汽车公司就变成一个服务公司,甚至研发的方式也会发生大的变革,所以我们应该重新定义在未来变革当中,汽车公司从公司角度,经济活动是什么,可能要进行重新的定义。

汽车不一样了,汽车公司也不一样了,谁会实现这些个不一样,那就是寻找新的可依赖的力量,谁能够把汽车公司带入一个更美好的未来,这个力量可能也需要进行再定义,到有传统的路径,有传统的思维,用这样一种方式,这样的力量不可能把汽车,把企业代入我们未来,所以企业和我们产业都需要为我们未来可依靠的力量来提早做一些准备,谢谢各位!